“上马标准”融入F1赛道,这场迎新跑比国际铜标更细致|马拉松|赛道|吴玮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2

  F1迎新跑。

  又到一年辞旧迎新之际,你会用什么方式去告别过往、迎接未来?一个最符合潮流的答案,或许就是跑步。

  这些年,每到元旦这天,全国就会举行数百场各式各样的元旦迎新跑,而在所有的路跑狂欢之中,有一场最为特别——那就是在上海国际赛车场举行的“蒸蒸日上”迎新跑。

  这场即将5岁的赛事,是全球唯一一场在F1赛道上的半程马拉松比赛。每年1月1日,近万名跑者用充满律动的脚步声代替了F1赛车引擎的轰鸣,这不仅成为了上海的一张“城市名片”,更成为了新年伊始的一道靓丽风景。

  “它能受到全世界跑者欢迎是有原因的,不仅仅是因为在F1赛道上跑步有意义,更是它的体验好。”作为曾经上海马拉松的裁判长,吴玮见(365zg.vip)证了这场特别的迎新跑从无到有。

  全球唯一F1赛道半马,到底有多特殊

  一年前的5月,“马拉松之王”基普乔格在意大利的蒙扎赛道上完成了一场“突破2小时”的马拉松极限挑战。遗憾的是,他最终差了25秒,不过,在F1赛道上跑马拉松,却给全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影响。

 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其实,在基普乔格体验那条“最快的F1赛道”之前,早已经有数以万计的中国跑者成为了F1车手和工作人员以外能够感受在F1赛道上奔跑的“幸运儿”。

  事实上,在上海举行“蒸蒸日上”迎新跑之前,能够享受在F1赛道上跑步这项特权的只有F1车手和车队工作人员。

  他们会将这项“传统活动”亲切地称为“Run the Track”,目的就是在比赛前查看赛道细节,包括各处局部的地势、坑洼,刹车点参照物的选取,进弯弯心参照物的选取以及路肩的分布……

  赛道上的跑者。

  而当越来越多跑者有机会踏上F1赛道之后,他们才通过自己的双脚明白了,为什么在一条造价动辄近30亿元的赛道上跑步,会如此令人着迷。

  如果用当年帮助基普乔格选择挑战地点的运动科学博士KIRBY的专业分析来解释:

  “F1赛道的平整程度是一般的公路马拉松比赛无法达到的,同时,沥青路面材质可以确保跑者在奔跑过程中脚感一致,无需在比赛过程中进行身体的调整和(365zg.vip)适应,有助于跑者跑出非常理想的状态,创造自己的最好成绩。”

  如果你认为这样的解释透着一种学院派的教条和生涩,那么,上海这场持续5年的迎新跑就是最生动的答案。

  在比赛开始前,分割不同项目参赛者的不是普通的赛道立筒,而是F1比赛特有的轮胎;比赛的起跑不是传统的鸣枪发令,而是利用和F1比赛相同的起跑信号灯;跑者冲出跑道后,他们的身前有F1比赛专用的引导车和计时车;而在跑者冲过终点前,他们看到的不是一条简单的丝带,而是一盏不断挥舞的格子旗……

  赛事比国际铜标都细致

  在1月1日这个特殊的时间,在意味着“蒸蒸日上”的“上”字型这条特殊的赛道,伴着新年的第一缕晨光跑一场半程马拉松,它的意义有多么特别,已经不用赘述。

  但有意思的是,这样一场吸引10000多名跑者的比赛,却一直不是中国田协的官方注册赛事,并且没有在中国马拉松的官方赛历上出现。

  “其实按照这场赛事的规模和办赛水平,它要在中国田协评标根本不是问题,更不要说注册了。”作为这场赛事连续5年的裁判长,吴玮在对澎湃新闻记者评价这场元旦迎新跑时,留下了这样一番话。

  吴玮是一名资深的田径裁判,他也曾经担任过国际金标赛事上海马拉松的裁判长,正因如此,吴玮说出这番话,更是因为赛事的细节“征服”了他。

  分隔跑友的轮胎。

  据了解,在单圈5.4公里的跑道上,赛事主办方设置了8个医疗服务点,5辆救护车,并且安排了45名医务人员和80位医疗志愿者,除此之外,还有近200名赛事志愿者为整场比赛保驾护航。这样的医疗和服务保障密度,其实足以比拼上海马拉松的标准。

  “这5年来,我每一年带来的裁判团队其实都是为上马服务过的裁判。而且我一直跟他们强调,不要觉得这场赛事规模小,就可以放松注意力。”

  吴玮说,这项赛事其实有它的“特殊性”,那就是大多数参赛者更多是带着体验和娱乐的心态站上F1赛道,而不同于上海马拉松这种国际赛事,更多跑者是希望冲刺出一个好成绩。

  正因如此,“跑者体验”成为了吴玮这几年来在负责这场元旦迎新跑时最关注的重点,他也将“上马标准”融入F1赛道之中。

  不管是比赛的号码牌设置到赛手包领取,再到赛前如何引导跑着入场,比赛如何分枪起跑,还是赛后的放松和休闲娱乐,吴玮都事无巨细全部亲自安排监督。

  “在比赛日之前几天,我就一定会把所有事情安排好。到了比赛前几个小时,我确认起点,然后在确认赛道中和终点的所有安排和医疗保障。在上马我是这样做,在这场比赛也是如此。”

  按照吴玮的话说,如果这场比赛在中国田协注册,并且参与评标,“我觉得它比很多国际铜标赛事都细致和优秀。”

  打造全世界独有IP,迎新跑还要做很多

  不得不承认,全球唯一一场在F1赛道上举行的马拉松比赛,自从它诞生以来,就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特的赛事IP。

  而且由于赛事第一年赞助商的关系,它的赛程是21.6公里(单圈5.4公里,跑四圈),并且在半程马拉松的21.0975公里处设置了计时点。

  “这场元旦跑同样拥有很高的专业性,我们会为每一位参加竞速跑的选手记录半程马拉松的时间,以及21.6公里的时间,保证他们想得到专业成绩的需要。”

  当谈起这场赛事的现状和未来,吴玮对于比赛的影响力充满期待,不过他也很客观地指出了这场被看作“上海城市名片”的赛事要走向世界,还有许多需要调整和进步的地方。

  “这场比赛因为赛道的原因,其实有一个问题,那就是如果4圈都在内场赛道跑,那么很容易遇到21公里跑者和5公里跑者混杂的问题,但是因为赛事方希望将全部赛程放在内场,所以只能在这样的基础上进行调整。”

  吴玮利用参与上马的多年经验,将跑道分为左右两条, 一条属于5.4公里体验跑的参与者,而另一条就属于21.6公里竞速跑的参与者。

  “这样5公里跑者先结束了就可以在不影响专业跑者的情况下离开赛道,也不会产生安全问题;而21必发88公里的一些专业跑者也不会因为速度太快,而套其他参赛者太多圈……”

  除了赛道的设置,志愿者服务的专业性和细致性,也是吴玮希望这项赛事在未来能够更加完善的部分。

  由于F1赛道拐弯处设置了坡度,所以很多内圈跑者其实在跑完四圈后臀部和腿部会承受更大的压力,这就需要赛制组织者在赛后提供更加专业的放松和保障服务。

  “这其实是很多赛事的通病,志愿者参与了一次就换了其他人,没有延续和传承。真正好的志愿者团队,应该是一年一年培养起来的,这也是这场迎新跑应该努力的方向。”

  但值得肯定的是,“蒸蒸日上”迎新跑已经在元旦这天成为了独树一帜的比赛。

  “这场比赛太特殊了,而且对于一个城市和一项运动都很有意义。”吴玮说,“所以我跟自己说,不管多忙,以后每年我都要来参与这项赛事,看着它越办越好。”


必发88 必发88 (365zg.vip)